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武逆焚天 第一千七百二十五章 杀人偿命

发布时间:2020-01-16 19:56:22

武逆焚天 第一千七百二十五章 杀人偿命

那罗姓中年男子开口之时,一张脸扭曲着,明明哭丧着脸,却偏要勉强挤出笑容,无论怎么看都显得十分别扭。

罗姓中年男子所在的位置,正是这条街的街口处,因此那位青年刚一来到,就立刻发现了罗姓中年男子。虽然这与他和罗姓中年男子约定的有些出入,不过听到那四名武者已经死去,青年人脸上依然还是浮现出了一抹笑意。

“各位兄弟,他们竟然敢随便杀我们的人,这个仇我们决不能就这么算了,大家说是不是。”青年人在队伍前高声呼喊,在他身后那数十名武者,立刻高声应和,几乎整条街都能听到他们这里的叫喊声。

一些本已经关门的商铺,纷纷将铺门重新打开,一些普通住户家的大门也被打开,人影晃动的来到街道之上。

见到这一幕,那带头的青年人不惊反喜,他来的目的本就是为了将事情闹大,如今看到如此热闹的景象,他如何会不高兴。

几乎在数息之间,这条偏僻的小巷之中,便已经出现了近百人。只不过这近百人之中,有的是妇女和孩童,有的是白发苍苍的老者,而且有些人一眼就能够看出,自身并不具备任何的修为。

如果不是得到了确切的情报,通过某些方式进行了试探,没有人会猜到,这条不起眼的偏僻街道,眼前这些普普通通的人,竟然全部属于一个势力。

距此不足两里的酒楼最高层,郭通缓缓的收回目光,他能够感受到背后的青年望着自己。那目光之中不存在任何的情绪,可就是这种冷漠,让此时的郭通心如刀绞。

勉强收回思绪,郭通将目光远远的投向前方的街道之上,接着那街边屋内投射出来的光线,能够清楚的看到街上的情况。

抬起手来向着街上一指,郭通沉声说道:“这些人他们看似与世无争,看起来毫不起眼。可是恰恰就是这帮人,让鬼画两家栽了个大跟头,这就是他们这些人生存的价值。”

轻轻转头,好像要看看身后的青年,不过他的头最后也只稍微动了动,似乎他没有勇气去看身后青年人此时的神情。

无声的“叹”了口气,郭通继续说道:“每一个人都有其生存的价值,我也同样有自己生存的价值。你说我当初的选择是为了我自己,这一点我不否认,可是我难道只单单是为了自己,难道我为了自己的同时,不也是为了这个家么?”

安静,房间内依然是那种让郭通心烦意乱的安静,就在他有些不耐烦的时候,身后的青年突然开口,声音依旧是那么的平静,说出的话也几乎让郭通抓狂。

“我娘死了,我没有家!”如果是换了其他人,郭通可能早已经举起手,一掌将对方拍死在当场。

可是眼前的青年是自己的儿子,是自己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是他唯一无法通过蛮力来化解的矛盾。

不知为何,此刻郭通的脑海之中浮现出一道人影,一道让他当初无限敬畏,后来又连续咒骂了数月的人。这几日阔城变故连连,他几乎将这个人遗忘,可是那道人影却在此刻悄然浮现在脑海之中。

‘呵呵,玄宏,你这最失败的国主,也是最失败的父亲。选择跟随你恐怕是我一生中最大的错误,如今看来我和你倒是有着如此多的相似之处,如今我唯一的亲儿子,就站在我的眼前,却不肯认下我这个亲爹。’

在郭通脑海之中浮现的人,是那位当初名义上的国主,如今变成玄武帝国最大笑话的男人。可是如今郭通却并不认为对方可笑,反而打从心底里同情起了对方。

郭通并不是没有注意前方街道内的变化,而是街上正在发生的事情,几乎都在他的预料之中。

眼前发生的一切,实际上都是他与鬼画两家之人讨价还价后的最终决定。郭通想要在这一次交易中,狠狠的敲一笔,如果没有实际利益,他怎么肯踏踏实实将屁股坐在鬼画两家一边。

彼此间经过了讨价还价,郭通虽然没有狮子大开口,不过还是直接将价格喊到了十万金币。这个价格不要说鬼画两家现在已大不如当初,就是真还如当初那般强大,也不可能拿出这样一大笔钱。

双方之间在价格上,经过一场激烈的讨论,最后在郭通死咬着不放的情况下,最终以四万五千金币成交。

这个价格算是让郭通极为满意,表面上却做出一副吃了大亏的模样。按照他的说法,这情报本身花费了他四万金币,而前后调查确定情报的真伪,又花费了他不少的钱。

意思就是说四万五千金币,已经是他吐血赠送的价格,这样的话对鬼家人来说倒是正好,因为这话只能“骗骗鬼”。

鬼画两家可不会认为,郭通会真的答应不挣钱就将情报卖给自己等人,而且在他们看来,这郭通恐怕至少挣了一半以上。

这便是大世家之人所具备的能力,只是单纯凭借判断和推测,立刻就锁定郭通获得这条情报的价格在一万到一万五之间,这已经非常接近事实了。

鬼画两家也不是吃亏之人,既然拿出了这么一大笔的钱,当然要得到这些钱该有的利益。

画形很快就想到了方法,就是让郭通派人现行出手,动手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在这条街上制造麻烦。

郭通想了几种方法,都被画形直接否定,最后还是由画家之人亲自制定,而且派人“协助”郭通他们执行。

最初来到的六个人之中,其中的那名青年人便是鬼家之人。因为鬼家之人平时并不太露面,即使在外面走动,也大多会将自己的容貌遮掩起来。所以当六人来到这条街上后,并没有人看出青年的身份。

计划顺利的进行,鬼家那名青年人所使用的药物,是一种快速提高修为同一种强力的*相互结合。

两种药物相互结合,会使两种药效都再次得到提升,可是也有着不好的效果,服用者最终会失去理智,如果强行释放爆发后的灵气,也会有丧命的危险。

这些鬼家当然清楚,而他们要的也正是这种效果。最先爆发的是*的效果。那四名无辜的武者,在*的催情作用下,无法把持之下强行占有少女。

其实这四个人,只有最开始的时候,对那位少女施暴。后来四个人几乎没有理智,陷入一种狂暴状态,尤其是后来的三个人出手攻击,让中毒的四个人变成只知道战斗的狂人。

他们四个人越是动用灵气,精神状态也是愈加癫狂,那种状态有些类似暴气解体,灵气爆发刺激得肉体异常强悍,更是失去痛觉,给人一种攻击落在身体上全部无效的错觉。

四个人最后“理所当然”的死去,只不过没有人知道,他们究竟是被杀,还是战斗中被对方击毙。

那第一个死去的武者,实际上正是在药力爆发后,身体无法支撑而死去。另外三个人当时已经到了强弩之末,却是恰巧被酒馆的老板直接出手杀死,这样一来当然让同行的那鬼家青年称心如意。

鬼家青年带着人吆喝着走来,从外面一眼就看到了酒馆内,那几具尸体。他甚至都没有多看那少女一眼,便指着那酒馆老者说道:“你们竟然杀了我三个兄弟,今日你必须要给我一个公道!”

“放屁”酒馆中的老者,被气得浑身颤栗,愤怒的大吼道:“你们这帮畜生,你们这帮畜生,我那丫头还没有嫁人,你们竟然敢做出如此之事,杀了他们都便宜了。”

“啪啪啪……”

缓缓拍了拍手掌,鬼家青年脸上挂着淡笑,赞赏的说道:“老小子,你敢承认就最好了,我敬重你是条汉子,可是我兄弟不能白死,这笔账我可一定要跟你算个清楚。”

不光是酒馆中的老者,此刻四周围观之人,一个个也都是双眼露出悲愤之色,可是这些人都很有默契的没有要插手的意思。

“呸,你还要公道,这帮畜生在这里吃酒闹事,对我家丫头做出如此兽行,你竟然还恬不知耻的要什么公道!那几个人该死,他们就该死在这里。”老者因为激动声音变得颤抖,双目更是闪烁着难以抑制的怒火。

鬼家青年看着那酒馆老板,冷声说道:“我来告诉你什么叫公道,那丫头虽然吃了亏,可是她人却还活着。”

接着向酒馆内那几具尸体一指,说道:“可是我的兄弟呢,可我的兄弟却丧命在此,如果不是我带着这些人来此,我兄弟的公道上哪去讨。”

说话之间,青年人转头看向店内另外的三名武者,他们三人发现青年望来,心中已经暗叫不好。

鬼家青年已经转头,向身后之人吩咐道:“这老家伙算一个,还有他们三个也有份杀人,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不用跟他们废话,动手!”

三人本来还想要解释,可是那青年一声令下,身后的武者已经如狼似虎的冲了出去,冲入店内见人就打,见物就砸。

平南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乐平市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阜阳男科医院哪家好
南宁市正规牛皮癣医院
淄博哪家医院治牛皮癣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