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史前悠闲日子 第四十六章 发现盐井

发布时间:2019-09-24 16:29:11

史前悠闲日子 第四十六章 发现盐井

空旷的溶洞内,钟乳石上汇聚的水滴落在地面,空灵的滴答声在洞内回响。

棕熊庞大的身体微微瑟缩,偌大的瞳孔紧紧盯着眼前的两人,却不忘伸出獠牙嘴里发出凶狠地嚎叫。

秦悦凝神沉思半响,便起身,一言不发地掏出蒙古刀朝它走过去,轻蔑的眼神对上它仇恨的目光。

停在它面前,锋利的刀刃折射晃眼的白光,她挑着眉毫不意外地见它身体抖动,使劲挣扎着往后退,但庞大的身体与两侧岩壁贴合紧密,毫无缝隙。

她手一扬,竟见棕熊吓得闭紧双眼,半响,见没动静,方颤巍巍地睁开眼皮,便见面前的人似笑非笑地看着它。

“你看要宰了它吗?”秦悦转身笑眯眯地问梁简。

“随你。”

梁简冷眼瞥了棕熊一眼,它身体颤抖地弧度更大了,看向秦悦的眼神中带着一丝求饶。

秦悦叹口气,摊手道:“算了,让它在这儿自生自灭吧!”

对有灵性的动物她着实下不了手屠杀,若是生死搏斗间她倒没什么下不了手的,只不过眼下棕熊对他们构不成威胁,何必多此一举!

梁简对此没有异议,狭长的眼眸环视溶洞四周,来时的出口被棕熊堵住

史前悠闲日子  第四十六章 发现盐井

,他们需另寻个出口。洞顶有处缺口让阳光泻进来,却有数十米的高度。

这处洞穴四通八达,应当不止一处出口才是。

两人一路沿着奇形怪状的岩壁走着,路不通便拐个弯儿,脚下岩石凹凸不平,这里山洞相通,洞顶高大十数米,两人倒比之前逃跑时走的悠闲。

洞穴曲折幽深,光线愈发黑暗,前方远远地有道白光,秦悦只当是离出口不远了。

不料走进去了,是一处更空旷的洞穴,紧挨着岩壁的是一处小水潭,水面浑浊飘着几片枯黄的树叶。

猛然看见水潭,秦悦顿觉口渴难耐,两人一整夜没喝一口水,嘴唇发干。

“我去接水。”

这水看着很脏,但她不能嫌弃,条件允许她也想要干净的水源,可惜两人越走越深,不知何时能走出这里。

她趴在水潭边,见谭边岩石上布满淡黄色的霜体,鼻尖闻到一股极淡的咸湿味,她猛然一喜,双手伸进浑浊的水潭,双手捧着一捧水。

她小心翼翼地伸出舌尖,舔了舔手里的水,一股熟悉的苦咸味从舌尖弥漫开来,她双眼发光地回头望着梁简。

她开心地想要跳起来,她竟然发现了盐,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见她一脸欢喜的样子,梁简心中猜到了什么,阔步走近,伸手沾湿了,舔了一口,点头道:“是盐。”

这是一处盐井,深藏在洞穴之中,而且纯度很高。这汪水潭里全是盐水,水潭一圈布满了黄色的结晶体,是由盐水凝固结晶而形成。

秦悦拿蒙古刀轻轻刮了一层,落在手心里是一层看起来像是砂石的晶体,这是未经过滤的盐,味道发苦。

之前从熊氏部落换回的那半袋盐,同样是不曾过滤过的,她怕过滤后数量锐减,因此只能勉强食用那些粗粝泛苦的盐粒。

如今发现了盐井,她倒是格外想念以前花白的细盐,想念那股咸香不带苦涩的味道。

仓促出门,他们并没有过滤的工具。

想了想,秦悦从衣裙上撕下一片布,摊在谭边,细细刮了岸边岩石上附着的那层黄色结晶体。

直到堆满了小山丘,她才停下来。

“把这些盐拿回去过滤,以后就不用再吃那些磕牙的粗盐了。”她擦了擦额头上的细汗,笑道。

梁简伸手把她手里的蒙古刀拿过来,黑眸凝视着她,沉声道:“我来。”

秦悦迟疑地看了眼他之前渗出过血的伤口,正欲说话,却听他道,“伤口在肩膀,不在手上。”

只见他快速地刮下一层层黄色晶体,效率比她快上不少,她便不再说什么。

转而打量这处洞穴,洞穴中心位置靠岩壁是盐井,侧边还有一处洞口,洞内幽深不知通往何处。

但直觉告诉她,肯定不是出口。

她不由得有些泄气,冲散了几分发现盐井的惊喜,偌大的棕熊堵在出口处,这里又走进了死胡同,难道要饿死在洞穴里吗?

她仰着头眸光转向高耸的顶部,那里白光泻进来,看似有了希望,却更像一个牢笼,他们又不能飞檐走壁,自然出不去。

她蹲在盐井边上看着梁简修长的手指,双手托着脸颊,幽幽道:“我们还能找到出口吗?”

梁简手一顿,抬头看她,复又低下头,“先找找看。”

实在不行,还是回原先那个地方想办法。

秦悦叹了口气,等他弄完了,才将布角打个结,将里面的盐晶牢牢地包裹着。

梁简大手牵着她的,朝着那处幽深不知方向的洞穴往里走,黑暗中他的眼睛璀璨,四周安静得只听见两人的脚步声。

不报希望地朝前走着,果然走到尽头,是一堵厚实潮湿的岩壁,前方无路。

两人只得认命地往回走,她忍不住看了眼身边面色沉稳的梁简,见他丝毫不着急的样子,莫名地感到心安。

再度出现在棕熊眼前时,它垂着脑袋已然奄奄一息,偌大的熊身灰扑扑的极狼狈,显然此前挣扎了良久未果。

听见脚步声,棕熊抬起硕大的脑袋,此前凶狠的兽瞳尽显疲惫,待看见两人,兽瞳一亮,朝他们唧唧哼哼了几声。

倒是没了之前的凶狠,秦悦看了扑哧一笑。

似乎感觉到她的嘲笑之意,棕熊虚弱无力地瞪了她一眼,待看到她身边人的冷眸,脑袋又缩了回去。

秦悦看得好笑,凑近它,“咱们打个商量,我们把你弄出去,你不再为难我们如何?”

棕熊听见她的声音,抬头不解地看着她,似是不懂她在说什么。

她一脸无奈地看向梁简,“看来它并不是能完全听懂人话嘛!”

梁简颇为无语地看着她,皱眉道:“何必同这畜生废话,直接宰了它,能出去了。”

先前并不知这处洞穴没有别的出口,如今走遍了没寻到出路,他自然想用最简单的解决方法。

“有道理。”秦悦沉吟半响,点头道。

两人一言一语,旁边的棕熊茫然地看着,似是感觉到了生命受到威胁,身体直打哆嗦,乞求的目光投向秦悦,哪有半分之前嘚瑟的样子。

承德治疗阳痿方法
六安白癜风治疗费用
山西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广州好运不孕不育医院是医保定点医院吗
成都送子鸟不孕不育医院电话多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