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被盗女婴一家状告医院索赔12万元

发布时间:2019-10-12 17:39:17

 >  被盗女婴一家状告医院索赔12万元 2012-04-01 08:25:41  

南川区人民法院,唐亮右一、李景丹右三和亲友们一起走出法院 本报实习记者 姚磊 摄

昨天早上,南川飘雨,天气清冷。

南川法院第四审判庭,23岁的唐亮和21岁的李景丹早早地坐在了原告席上,这对年轻的夫妇这辈子第一次打官司。

端坐在他们对面的是南川第二人民医院隆化分院的代理律师,和他的西装笔挺相比,第二被告罗远芬的橘红色号衣显得格外醒目。

旁听席上坐满了唐亮夫妇的亲属,从去年11月3日女婴被盗后,这个家庭的命运就被联系在了一起,先是全城找婴儿,后又和医院谈判。

上午9点,清脆的法槌中断了旁听席上的闹嚷,法官宣布开庭。

索赔12万多元 其中精神损失10万元

“医院没有安装任何的监控设备,病房窗户也没有安装防护栏或防护网,病房的窗户和门都不能正常关闭,而且当罗远芬进出医院时,医院的保安也没有做任何的询问和登记……”在唐亮夫妇看来,隆化分院应该为女婴被盗负主要责任。

“婴儿被盗,不仅给婴儿全家造成了极大的经济损失,也造成了极大的精神伤害。”起诉书上,原告唐亮夫妇称,女儿被盗后,正在坐月子的李景丹无心休养,身体落下病根,至今仍在吃药治疗,而且在他们生活的村庄,很多不知情的村民还一度传言,孩子被唐亮扔了,因为他们重男轻女……

综合以上种种原因,唐亮一家三口向法庭提出诉讼请求,他们要求2被告支付各项赔偿金12万多元,其中精神赔偿金占了10万元。

申请两名亲戚出庭

在举证环节,除了向法庭举示了几份医药费收据凭证外,唐亮夫妇还申请了两名亲属出庭作证,他们都是当时帮忙找自己女儿的亲戚。

唐虎是唐亮的堂兄,从去年11月3日到11月8日,女婴丢失的5天他都在南川帮忙找孩子,他说和他一起在南川找孩子的还有8名老家的亲戚。孩子找到后,唐亮给了唐虎住宿费、生活费1500元。

曾令会是唐亮的舅母,“那5天他们几乎找遍了南川的大街小巷。为了找到一丝关于孩子的信息,我们连路边的垃圾桶都翻了。”

“我们就想让他们来证明我们为了找孩子所花费的经济损失。”唐亮夫妇的代理律师说因为当时心急,他们这些亲戚根本都没有留下票据。

也正是因此,隆化分院的代理律师称这些没有证据的证言法院不能采信。

隆化分院声称医院无责

“罗远芬犯罪和婴儿父母的大意是主因”

“我们医院是没有责任的。”法庭辩论开始,隆化分院代理律师此言一出,旁听席上一阵唏嘘。他说,婴儿被盗是罗远芬的主观犯罪造成的,而且婴儿父母的疏忽大意也是造成婴儿被盗的一个主要原因。

面对唐亮夫妇控告医院没有尽到安全保障义务时,隆化分院的代理律师却说,国家没有任何一项规定写明医院必须要安装摄像头,在被告医院看来,医院是一个公共场所,保安不能做到对每个来访者排查、登记。

“即使医院的门窗没坏是正常的,罗远芬还是能够抱走孩子。”隆化分院的代理律师说,事发凌晨,唐亮夫妇只顾睡觉,并没有关闭门窗,而且发现门窗损坏,唐亮夫妇并没有及时上报医院,是自己疏忽。

罗远芬为自己作起了辩解

“医院如果安保到位,我就不会偷孩子了”

“我承认我有错,我愿意接受赔偿。”庭审伊始,被法庭临时追加为被告的罗远芬便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但听到隆化分院把责任推到自己身上时,一直坐在法庭上沉默不语的罗远芬作起了辩解。

“如果医院安装了监控设备的话,我就不会偷孩子了。”罗远芬说自己当时事先进行了踩点,发现医院没有监控后才去偷的孩子,而且她进入医院的整个过程都没有对她进行询问。

上午11点40分,法庭休庭,罗远芬要被还押时,当庭法官告诉罗远芬,要在监狱好好改造,她的这种认罪态度是不对的。

医院拒绝调解 10万元精神损失费太高了

上午11点半,法官进行当庭调解。

“我们至今都还没收到医院的道歉,但我们接受调解。”唐亮一家的代理律师说,这场官司除了维护唐亮一家的合法权益外,他们还想让社会引起重视,不要让这种事情再次发生。

“我们医院没有责任,既然已经走到了司法程序,那就由法院来判决吧。”隆化分院的代理律师拒绝了调解,在他看来,唐亮一家提出的诉讼请求很多都没有法律依据,而且他觉得10万元的精神损失费太高了。

最终,调解失败,法院休庭,判决结果将择期宣判。

“为了孩子健康成长,我们家的生活该恢复平静了”

唐亮和李景丹的女儿叫唐维警,庭审开始后,还未成年的唐维警并不能进入法庭,只能由亲戚在庭外照看。庭审过程中,法庭外不时传来5个月大的唐维警的哭声,母亲李景丹在庭审过程中走出法庭给女儿喂奶。

开庭前,唐亮夫妇把女儿唐维警追加为本案的原告之一,并专门为女儿聘请了代理律师。“这个名字,现在全国、全市都家喻户晓了。”唐维警的代理律师在法庭上说,这件事情的发生对孩子的一生都产生了影响,媒体和社会的关注,注定将让这个孩子拥有一个不同于正常孩子的成长过程。“案发后,李景丹一次次地向媒体讲述,这对她的伤害也很大。”

“这件事情后,我们一家都很感谢社会的关注,现在罗远芬已经被判刑,向医院的索赔已经结束审理,判决结果也将在不久宣布。”唐亮说,不管判决结果如何,为了孩子的健康成长,他们家是时候该恢复平静了。

为了拴住男友的感情,35岁的罗远芬隐瞒胎儿流产的事实,从医院偷偷抱走了一个才生下来两天的女婴,对家里人谎称自己所生……2月22日,罗远芬以拐骗儿童罪被判有期徒刑一年。

发现本站文章存在问题,烦请30天内提供身份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发邮件时请把#换成@),管理员将及时下线处理。

永州癫痫病
鹤岗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曲靖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永州癫痫病医院
鹤岗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