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窝电致风电场收益下降 中小投资者退出国企加码

发布时间:2019-10-09 18:29:38

在东北地区,风电场已经不再是民营资本热衷的领域。

日前,鸡西富邦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拟出售黑龙江华富风力发电穆棱有限责任公司39%股权;佳木斯开禹投资有限公司的股东拟出售公司所有的风电资产;白城城原电力工程有限责任公司和李鹤、丁雪原、马南等16名自然人拟售出白城富裕风力发电有限公司全部股权。

与民营资本筹备退出不同,华能集团、国电集团、中广核集团等日前纷纷公告获批的风电项目。其中尤以华能集团的风电项目引人注目,集团称,黑龙江公司所属的和平风电场、敖包风电场、新立风电场等6个风电场清洁发展机制项目一次性获得国家发改委核准。

风电场出售潮涌

“风电场的交易今年尤为活跃。”业内人士介绍,今年由于风电限电严重,风电场的运营困难,因而早期投资风电运营的公司选择退出。

日前,在黑龙江产权交易所挂牌交易的开禹投资和华富风力发电穆棱公司就是这种情况。开禹公司目前仅投资了中宇富锦、依兰华富两个风电场的部分股权,但两个风电场的经营都受到限电的考验,中宇富锦自2009年并网发电以来,上网电量逐渐减少;华富风力发电穆棱公司去年就亏损362.23万元。

“东北地区风力发电限电严重,中小民营资本顶不住资金压力自然选择退出。”中国风电的相关人士介绍,早期风电审批权主要归地方发改委时,大量中小民营资本通过银行借贷跑马圈地,但随着风电装机迅速增加,并网问题出现,风电上网电量逐年下降,影响了投资人的收益。

以富锦风力为例,该风电场一、二、三期工程总投资为9.1亿元人民币,其中股本金19289万元,贷款7.1亿元。截至目前,贷款余额还有2.182亿元。但公司的净利润却是自2009年以来持续下降。

东北地区出现风电场交易或许只是开始。可再生能源学会风能专委会的研究报告指出,2011年黑龙江的限电比例为14.39%,而甘肃、内蒙古、吉林三个地区限电最为严重,限电比例分别达25.25%、23.10%、21.02%,也就说,这些地区风电场盈利状况更堪忧。

“今年尚未统计风电限电的情况,但就目前的情况来看,风电限电情况可能更恶劣。”业内人士指出,今年用电量增速下降,电网接入没有根本改善,但风电装机规模还在继续增加。

大型央企逆势而上

中小民营资本虽拟退出风电场的经营,但国家发改委风电项目审批并没有放缓,大型发电企业项目接连获批,就连南方电网也正式进入风电开发领域。

7月份以来,国家发改委审核和批准了93个项目,其中风电项目就超过40个。6月份的情况也是如此,据不完全统计,发改委6月核准的逾80个电力投资项目中,风电项目约60个,占比达75%。

大型发电企业更是积极投资风电。华能集团日前称,黑龙江公司所属的和平风电场、敖包风电场、新立风电场、五棵树风电场、临江风电场、江胜风电场6个风电场清洁发展机制项目一次性获得国家发改委核准。中广核则也表示,中广核安丘摘月山风电场4.93万千瓦项目获山东省发展改革委核准;国电集团则称,龙源电力陕西凤县观日台49.5兆瓦、马头滩49.5兆瓦风力发电项目在陕西省宝鸡市凤县正式开工。

与此同时,南方电网也在6月底宣布联合明阳风电、粤电集团,以及国内能源和相关领域的8家知名企业共同出资的南方海上风电联合开发有限公司,至此,两大电网全部介入风电开发。

分析人士指出,风力发电限电的直接原因是,电网发展跟不上风电装机。不同于民营资本投资的中小风电场,大型发电集团和电网企业组建的风电开发公司,在并网方面更有保障。

同时,“短期来看,风电场因为限电出现经营困难,但长远来看,并网问题终将解决。”中国风电的上述人士介绍,风电投资的回收期大约在20年左右,中小投资人面对资金压力很难坚持,而这正是国有企业的优势。

济南名韩植发医院是医保定点吗
济南银屑病医院怎样
济南名韩植发医院手术贵吗
济南银屑病医院怎样啊
济南名韩植发医院可以报销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