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神煌 一一八四 最后时刻

发布时间:2019-09-25 18:54:07

神煌 一一八四 最后时刻

“不愧是朱子!”

仍是三百里外的云层,太黄道君负手身后,目透出赞赏之色,

“几乎是以一人之力,对抗节天绝地灭浮灵襟,几乎撼动阵基,果然是了得!除秀观慈悲之下云界第一人,当之愧!”

“这节襟有至境坐镇,到底还是差了一筹,又有大半的气力,都用在干扰李别雪的阴脉屠灵【绝对权力】本身反而多少护法之力朱子合近万大儒,聚浩然正气,撼动不难”

清玄微微摇头,不以为然道:“那浮灵神剑,换作任何一个至境执掌,都非是今日这般气象究其根本,其实还在阴脉屠灵之上”

“慈悲道兄特意为节寻来的镇宗神兵,自然是非同小可可惜他虽苦心培育七千载,这节七门,却仍旧未成气候只唯独那位节之主,有可能百年之内,成就至境位阶”

太黄道君也是颔首,认可了清玄之言,随即却是一笑:“其实我倒是更好奇,此时那风华宫内,到底发生了什么?李别雪在此布下这座九天十地阴脉屠灵阵,看来绝非是仅仅只为困住宗守而已,更是针对你我呢

神煌  一一八四 最后时刻

!真不知他是何想法,到底是真有把握抛开我等,独自应战那苍生道诸多圣尊?还是另有什么事情,想要隐瞒?”

自从朱子出手,硬撼那节浮灵襟,使李别雪有了余力那整个阿房宫,就再次被遮蔽

即便修为高深莫测如他二人,亦不能完全洞察这阵中之景

“欲盖弥彰!”

清玄一声冷哼,满含着不屑恼怒

后方的晴明,则是默然语也猜到那李别雪,非是料定即便今日他败太黄清玄二人也不会坐视苍生道,将之斩杀而已故此是肆忌惮——

此时道儒魔三教联手,依旧能与苍生道节佛门抗衡,维持着平衡

可一旦李别雪今日身死,被苍生道成功镇压那么儒道二教,必定会承受苍生道更多的压力

她此刻也微微好奇起来,那李别雪到底是欲隐藏些什么?宁愿冒险,也要抛开两位祖师?

忽然又心神感应,晴明注目再次看向那皇京城而后眸光一亮

“是魏旭元静,已经入阵了——”

那两位至境圣尊的气机,本不是她能察觉得到可就在这二人,撞入那九天十地阴脉屠灵阵时那一刹那间的元气变化,却终是泄露了形迹

也不止是这二人而已就在东西两面,也同样有两道不在前二者之下的灵能波动,几乎同时间发生

“东面那位,应是苍生道神尊,太乙东华帝君另一个,怎么是徐福?”

晴明的眼中,现出了几分诧异不解之色她万万不曾想到传言中以离开云界的蓬莱散人徐福,居然也参与了进来

而且是站在宗守那一方——

据说此人明辨祸福,始秦之时,就以为秦皇寻不老神药为借口远离云界,因而避开死劫

那么今次却是因何缘故,使这位上古方士第一人,干冒奇险参与此战?

心中隐隐有些不安晴明随即就发现太黄与清玄,神情仍是淡然自若

“此人插手倒真个是教人意外难道是指望敖坤的存在消亡之法?”

“他要想破开秦皇神禁,这只怕是唯一之法不过敖坤一日不登圣境,就此可能!以他见识,应该知晓这可能极小才是”

清玄沉吟着道:“还有今日之战,从头到尾都是古怪比我现如今,都有些看不懂了——”

“确实如此,还有那秀观,到此时也不见形迹!不知藏在何从不过魏旭元静既已出手,那么也该到了决胜负之时!”

太黄微笑,目光却犀利如刀:“师兄,如今你意为何?”

清玄闻言,则大笑出声:“秀观不至,那就迫他现身边是!此时再不出手,再等下去,恐怕就真为时已晚要想知那李别雪,到底有何图谋,此时静候也非是办法不过——”

语音一顿,清玄再次注目,看向那皇京城的方向

“我看那殷御,也该是要动用十二镇国铜人了”

※※※※

阿房宫内,随着四个方向,四道强横气机撞入进来

那弥漫天空的血云,再次被撕出了几道缺口,

宗守胸中的憋闷之感,也立时缓解再次将那一团团的屠灵神光,拉离魂海

不过对面的李别雪,却似不肯给他丝毫的喘息之机

之前的形巨手不能建功,此时干脆一个闪身,到了宗守的身前又是一手箕张,向宗守面门强抓过了来

宗守的瞳孔顿时收缩,身躯以一个玄异之至的轨迹,向后方猛然飘退,不顾一切

李别雪的根本**,乃是‘空元虚神法’,也是十二等的灭世神通

按秀观的评价,若能在‘中生有’,完成逆转,同时掌握有之道那么这位上元魔,立时就可入半步真境而其神通**,也会趋入至上境界甚至从有之术,衍生创造神法,也未可知

可见此人的潜力,其实不逊色于朱子

李别雪的‘空元虚神法’,可使被接触到的一切,论是何物,都会被强行转化位空

而此时就是如此,宗守以苍生襟,借来的天地劫威此时毫不费力,就被李别雪以虚之力,轻松消弭,

宗守更心知,自己只需被这只手,接近到身躯外的三尺处,那需直接触摸,自己的肉身,就会被这位上元魔,以空元虚神法,强行归于虚

毫不犹豫,第二朵生死昙花张开依然是生元之力澎湃,宗守借之复原伤势而后就在由生转死,冥死之力从昙花之内涌出之时,猛地再一剑刺出!

‘当’的一声轻响,元一魂剑的剑尖,如击金石

是直接破开那飘渺莫测的虚之力,穿刺了进去

即便是上元魔李别雪,也是神情凝重把大手一抓,收掌改拳轰击在了宗守的元一魂剑之上

死亡之力迸发,李别雪立在原地不动,然而身周仿佛了冥门洞开一般,数的冥死之力狂涌了出来

而李别雪的一只右手,都在这一刻,彻底转为了灰白之色

这整只右手,齐腕以下,都被宗守的冥河告死剑,彻底的‘杀’死

之前的那一剑,只宗守冥死剑的余力而已,所以只伤及到他一个手指,

而此时此刻,宗守却是将一整夺生死冥花之力,聚结在这一剑之中

所以造成的伤势,更严重了十倍!波及了李别雪,整个手腕,

宗守此时,也是暴退出整整千丈比先前那一击稍好一些却依然是七窍溢血,神情凄厉

不过宗守,却半点痛苦之色都没有,反而是轻笑出声

身后几道气机牵引,蠢蠢欲动,是那几个圣阶见他受创,就又起了围杀之念

宗守毫不犹豫,又是三道银色刀影,从袖内疾飞而出

瞬间就有一人,被洞穿了眉心

他的子母落叶刀,已经彻底用完此时用的,乃是他才培育过四日的顶阶法宝级飞刀,所以连续三击才将此人诛杀!

此人一死,其余诸人都是暂时止住了出手之意

宗守也再次站起了身,傲然孤立

已经成了!他的元神之力,已经真正进入到十二铜人的本源核心

接下来只需再有十息到二十息时间,完成神念印记就可

其实此刻,他就已可借助镇国玉玺,操纵那十二镇国铜人

然而却并毕,殷御依然可以借助秦皇真灵与他争夺

一丁点的元魂之力,加上玉玺,未必就能赢过殷御,反而给对方反应应变的时间

不完全的镇国铜人,也压制不住李别雪,有打草惊蛇之嫌

那李别雪此时淡淡看了自己左手一眼,随即就毫不在意,一声冷哼

这上神通级锦,确然是不凡,视阶位然而也仅此而已,疥癣之患,伤不到他根本

也再未朝宗守出手,只因一波元磁之力,已经笼罩于此

强横的斥力,密布在宗守的身前,也封锁了李别雪继续进击的空间

四位至境中,徐盖最后一个暴起发难却后发先至,提前其余三人至此

除了斥力遮挡,更是数的元磁之力,往李别雪撕扯过去除此之外,更有万倍的重力,使李别雪只觉身躯,骤然一沉

随后那虚空中,又有一道死灰色的剑影,亦同时穿梭而至直击御书房内的殷御,恰是李别雪必救之处!

这一剑,居然也是聚集了量的死亡之力,与宗守方才那一剑,几乎毫分别——

李别雪神情诧异,却不曾有丝毫犹豫,就闪身回至那御书房内

而此时宗守,同样是眼现异色

冥河告死!论是力量性质,神韵,剑路轨迹,都与方才他那一间,毫分别就仿佛是他的镜子一般,且更为强势——

随即宗守就又了悟,这是魏旭镜像之法,几乎完整复制他方才那冥河告死之剑——

>,.

长沙治疗卵巢炎费用
长沙治疗卵巢炎医院
长沙治疗盆腔炎方法
长沙治疗盆腔炎费用
长沙治疗盆腔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