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三娘教夫_a

发布时间:2020-01-16 20:54:15

故事梗概:庞娇是一个又胖又大的农村媳妇,丈夫王江在家里排行老三,因此庞娇被称三娘。三娘强悍泼辣,王江爱赌博,两人经常打架。王江的母亲管不住王江,支持媳妇去管王江,让孙女晓梅通风报信。三娘一得知王江去赌博,就追到赌场,大闹起来,闹出不少笑话。这天,一赌徒来到王江家,要求王江偿还欠下的赌债,三娘大怒和赌徒发生口角,双方大打出手。王江被打成重伤,三娘为救丈夫被推倒在地,结果久久才怀孕的她流产了。三娘痛不欲生,王江追悔莫及,赌徒被绳之以法。休息了几天的她拖着虚弱的身体拉着架子车上的王江四处求医,为了挣到钱,她又贩卖蔬菜,风里来雨里去。王江看到眼里,疼在心里,流着泪默默地发誓要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在三娘细心的照顾下,王江的身体不久就恢复了。三娘又怕王江赌病复发,拿出钱让王江去买东西。王江经受住了考验,用架子车拉着妻子沐浴着阳光,走在幸福的大道……

主要人物:

庞娇——人称三娘,三十多岁,强悍泼辣,王江的妻子,因赌博经常和丈夫王江吵闹。

王江——好赌,生性懦弱。

晓梅——王江的侄女,8岁左右。

王母——50多岁,支持儿媳帮儿子戒赌。

张二——赌徒,因要赌债和王江发生口角,和王江大打出手,致使三娘流产。

建强——赌徒

主要场景:

王江家赌场诊所

1赌场(白)

镜头:王江和几个赌徒正在酣战。

三娘气急败坏地闯了进来,一把将桌子推翻,对着王江就是一耳光:咋不死到场货,不要脸的东西,我叫你耍!(说着又扬起胳膊又是一耳光)

王江捂着脸踉跄地跑了出去,三娘脱掉一只鞋对着王江的背影摔了过去。

没过几天王江又来了。

张二:王江,你可来了?不害怕你媳妇恼火?

王江:敌进我退,敌退我进。她上有政策,咱下有对策,血可流,头可破,只要我有一口气,还要耍!二哥,走咱到赵老七家耍走,省的那货搅和咱!

张二伸出大拇指:王江你真是东方不败!哥佩服!行,咱赶紧走!

2村街道(白)

晓梅正在和几个伙伴玩着跳皮筋。

三娘走了过来:死到哪去了?晓梅,没见你三爸?

晓梅:三娘,你寻我三爸干啥?

三娘气愤地:干活不好好干,说是上厕所,半天还不见人。得是又耍钱去了?

晓梅搔了搔头嘿嘿地笑着:三娘,你跟神仙一样,我三爸和张二几个到赵老七家去了。三娘:狗东西还转移战线,(然后她眼珠子一转,拉过晓梅)晓梅,三娘给你说个事情,以后,你给咱留个神再发现你三爸耍钱,就给三娘说,三娘给你买糖吃!

王母

赌场(白)

赌场内。

烟雾缭绕,张二叼着烟:建强,出牌!磨磨蹭蹭地,放干脆些。再不要窝窝囊囊。

赌徒甲:就是的,那大不了就是输钱的事情,又不是要命。你看你慢慢的,像给牌号脉。一时王江家媳妇知道了,咱就耍不成了。

建强打了一张牌:唉,王江你看你娶的啥媳妇,长相没长相,五大三粗的,哪有个女人样,动不动就来闹场货,一点面子也不给你。放到我早都不要了。

赌徒乙:都结婚这些年,连个鸡娃也没给你添一个,还歪的不行。我看是欠揍!你把你媳妇惯成了啥?打到的媳妇,揉到的面,你能弄啥?

王江嬉皮笑脸地:你没听人说打是亲,骂是爱,不打不骂才是害!

张二瞪了赌徒一眼:打牌,打牌,说那些话干啥?再不要胸膛挂笊篱操闲心,人家两口子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赌徒笑着指着王江:我看你就是那挨打的料子!

赌徒们打趣着。

正在这时候,传咚咚地敲门声。

大家面面相觑,王江:这消息咋这快的,二哥,我的躲一躲!(说着从后强翻了出去)看见王江脱身后,张二慢慢腾腾地打开门:他三娘,弄啥?

三娘朝屋里看了看:狗东西还跑得快,回去咱找你算账!

4王江家(白)

王江进了屋,忙插上门,慌慌张张地响内屋跑去拉开被子:妈,你就说我在家,千万不要说我才回来,要不我就死定了。

王母指着王江骂道:不争气的东西,不嫌人笑话,把你打死活该。

屋外,三娘气势汹汹地敲着门:王江,有本事你给我滚出来,妈,你给我把门开开。

王江做了个求饶的动作,王母就像没看见一样径直打开了门。

三娘:妈,王江是不是刚回来?

王母看了看内屋:就是的。

王江:妈,你咋能这样说?

王母:我把你指教不好,就叫你媳妇指教去!

王江哭丧着地:你这会把我害苦了!

三娘气急败坏地进了里屋接着只听见乒乒乓乓的打骂声!

5赌场(白)

脸上的伤没好,王江又来到赌场。

建强似笑非笑:王江,来了?

王江面无表情:咋了?人常说打牌的人有三德,打得,骂得,受得,那是个啥?

张二:对,没啥,没啥,出牌出牌!

6王江家(白)

晓梅跌跌撞撞地跑到王江家。

她上气不接下气地朝屋里喊:三娘,三娘……

庞娇系着围裙从屋里走了出来:晓梅,晓梅,别急,慢慢说!

晓梅喘着气:三娘,我三爸又去耍钱了。

庞娇眼一瞪,双手往腰上一叉:啥?又去耍钱了?真不要脸,看我这回咋收拾他!晓梅,那你知道不知道他到谁家?

晓梅用手指指了指,撇了撇嘴:还能到谁家?张二家。

庞娇说完解下围裙,气愤地一摔:我叫你耍!(边说边冲了出去)

王母擦着眼泪:唉,不争气的东西,让人把心操到啥时候。

7张二家(白)

三娘怒气冲冲闯了进来,一把将桌子掀翻:王江,你就到这儿给我买肥料?我叫你耍,我叫你耍!咋把你不耍死。

张二脸一沉:庞娇,要闹到你家闹去,桌子弄坏了谁赔?

三娘双手叉腰冷笑道:谁爱赔叫谁赔去?一天光知道勾引我家王江打牌。

张二:哎,你说这话是啥意思?你家王江又不是三岁小孩,我叫他干啥就干啥?简直不讲理!会管把你家王江管好,少到这儿丢人现眼。

建强看了一眼三娘:就是的,王江你以后就不要来了,你挨打是小事,省的我们带灾。

几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含沙射影的指责着三娘。

三娘咋受得这个委屈,对着王江就是一耳光:不争气的东西,我叫你耍!

这一耳光落下,王江只觉得眼前火冒金星,堆积在心里的委屈、怨恨一下爆发了,他一把抓住三娘的胳膊:庞娇,你……你……不要欺人太甚,我不就是打个牌,有啥大不了的,一天大吼大叫。你把你看看!咱村那个女人像你?

三娘冷笑着,一只手又扇了过去:我欺人太甚?还不叫你逼得。

王江的另一只眼又成了乌的。

赌徒们王江哈哈大笑,有的鼓着掌,有的摇着头。

建强:王江,你看你活的那啥人,放到我早都吊死了。

王江再也忍不住了,他举起手。

三娘昂起头,一把抓住王江的手冷笑着:你来,你来!把你还有了理了。

王江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一下蹲在地上捂着脸哭了起来:我不活了,咋这窝囊的!

三娘眼睛一瞪:不活了死去!一天就知道耍,把你咋没耍死!(说罢拎着王江的耳朵)以后你谁叫我家王江耍,试试!(然后又对赌徒们吼道吼道)走,不要脸的东西!看回去咋收拾你!

8王江家门口(白)

王母担心地站在门口望着:晓梅,你刚才给你三娘说了些啥?我看你三娘气呼呼的,呀,这会儿还没回来,是不是跟你三爸又打架了?

晓梅:婆,还不是我三爸爱打麻将。活该!

王母擦了擦眼泪:哎,不争气的东西,让人把心操到什么时候!

晓梅眼尖:婆,你看,那不是我三娘跟我三爸。

王母揉了揉眼睛一看,果然,三娘拎着王江的耳朵一路走了过来。

王母摇了摇头:都怪咱生了那不争气的东西!

9王江家(白)

王江垂头丧气地跟着三娘进了院子。

晓梅惊奇地看了看王江和三娘:三爸,你的眼睛咋了?是不是又叫我三娘打的?

王江狠狠地瞪了一眼晓梅:还不是你嘴长?整天给你三娘通风报信,赶紧走,那里娃多到那里耍去。

晓梅咬着嘴唇低着头,看着三娘。

三娘瞪着王江,走到晓梅跟前:把你耍钱还有了理了?晓梅,别害怕,有三娘呢。这是五块钱,拿去给你买好吃的。以后,再看见你三爸耍钱,就言传。(说着从口袋里拿出五块钱递到晓梅手)

晓梅高兴地接过钱,朝王江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向外跑去。

10王江家(晚)

王江抱着头蹲在地上:我不活了,都欺负我。

三娘:你不想活了,我还不想活了?你说这日子过着有啥劲头。

王江还为自己狡辩,他低声嘀咕着:可你也不能动不动就去撒泼放野,哪像个女人?

三娘冷笑道:你以为我想变成泼妇?我早都忘了我还是女人?你把人家女人过的啥光景,再看看我不是地里就是屋里,农闲时还要打工挣钱,你除了耍钱你给家里干了啥?

王母擦了把眼泪:江娃,你媳妇说的没错,你还知道丢人?不是妈说你,你也老大不小了,整天耍也不是事情。你不要怨你媳妇,是妈叫你媳妇管你的。以后,再不要耍了,咱这穷日子耽搁不起。他三娘出手重了,那是恨铁不成钢。你要争口气!

王江:我不是没心情,给谁做?人家和一起我结婚的,早都把娃抱到怀里了。(话一出口,他也感到后悔)

三娘一怔,随即她的泪一下流了出来:你是嫌弃我没给你添一儿半女?你终于说出心里话了,我就说你一天死到场货,没想到你才是这样想的,这日子过不成了……(说着她伤心地“哇”地一声哭开了)

王母扑了过去拍打着儿子:江娃,你咋能这样说?生娃有迟有早,你咋能怪你媳妇?赶紧给你媳妇道歉!要不是他三娘到这儿支撑,你还有个家?(然后又对三娘)他三娘,你别给那畜生别计较。

王江低着头:庞娇,你别哭了,你想打就打,想骂就骂。只要你心里好受。我刚才是到气头上。

王母:他三娘你也是明白人,你看王江也知道错了,你就原谅他吧。

11王江家(晚)

三娘赌气侧身躺在床上。

王江端着饭碗:庞娇,起来吃口饭,这是咱娘刚做的。

三娘动也不动。

王江放下碗,轻轻地拌了拌三娘的肩:人常说小两口打架不记仇,床头打了床尾和。你看你也把我打成这样,跟熊猫一样。我知道你是舍不得,还不是因为我爱耍钱,大不了以后我不耍了,你大人不计小人过,赶紧起来……

三娘捂着耳朵:你把这话说了多少回了,我耳朵都生了茧。

王江搔了搔头,看到床头上有一把水果刀:庞娇,我再耍,你就把我手剁了。

三娘一惊抓住水果刀:你这是干啥?

王江:只要你不生气就好。别说剁手,就是把我眼睛打瞎,我也高兴。

三娘眼睛一红,一看王江的眼睛又扑哧地笑了,用手往王江额头一指嗔骂道:活该!(然后把王江拉到跟前,用手轻轻地抚摸着王江的眼睛)疼吗?让我看看!

王江憨憨地笑了,抓住庞娇的手轻轻地摇了摇头。

三娘眼睛又红了:王江,以后别耍了,咱整天为这打闹也不是个事情。

王江点了点头端起桌子上的碗:这是咱娘给你打的鸡蛋,你赶紧趁热喝吧!

三娘看了看,不由一阵反胃:你赶紧端走!(话音刚落就哇哇地吐开了)

王江忙放下碗,轻轻地拍打着三娘的背:庞娇,你怎么了?要不咱到医院去看看?

三娘皱着眉头:别大惊小怪,我没有那娇气的,可能是受了风寒,过一会儿就好了。

12村口(白)

王江拉着架子车从地里回来。

迎面走来得意洋洋的张二。

张二边点钞票边说:王三,你这几天跑哪儿去了,场货咋不见你人?得是金盆洗手了?

王江苦笑着搓着手:好我的二哥呢,再不笑话我了,他三娘这向人不好。你得是赢了?

张二:那肯定了。得是手痒了?(说完四下看看,对着王三的耳朵一阵耳语)赵老七家场货好得很,你去试试手气,说不一定把你输得就捞回来了。你不是说你媳妇不是病了,你就趁这机会好好耍耍……

王江不好意思地:可我没本。那把你的钱给兄弟借一点……

张二搔了搔头犹豫了下:你前几次借的还没还,再说我只有这一点点钱,还指望着做本。

王江:二哥,你看你,这回不管输赢,我都会给你还上。

张二想了想:那行,哥就再给你一千元。(说完给王江数了一千元)

王江高兴地接过钱装到衣袋,拍了拍张二的肩膀:二哥你放心,我不会夹你的手。

1 赌场(白)

几个赌徒正在热火朝天地推着对子。

建强:王江,你来了,你就不怕你媳妇?

王江不悦地:话咋那多的,我又不是没钱。

赌徒甲打着哈哈:都别说了,王三我们以为你失踪了,今日咋有空了?

赌徒乙:就是的,我们还准备贴寻人启示。

王江白了一眼:啥地方没咱都成,这地方少了咱就是个豁口。来给咱让个地方。

赌徒丙:对,对对。王三,来,到哥这儿。

共 7215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寒梅老师的话剧写得很生动,人物形象、动作,事情场景、布局都写得很到位。尤其是人物对话生动而富有情感,很是引人,再加上曲折有趣的故事情节,使话剧增色,欣赏,学习。感谢您的投稿,欢迎您继续来稿。【编辑;阿秀 699】【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2101126】

1 楼 文友: 2012-10-11 10:14:15 寒梅老师的话剧写得很生动,人物形象、动作,事情场景、布局都写得很到位。尤其是人物对话生动而富有情感,很是引人,再加上曲折有趣的故事情节,使话剧增色,欣赏,学习。 多年从事文秘工作,爱好旅游、音乐,喜欢读书,随心而作,不拘一格,愿与各位文友一起挥洒文字,潇洒走人生。

哪种药可以治好脖子疼痛
小孩子脸发黄怎么回事
宝宝脾虚吃什么
什么药可以治疗术后ED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